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球博览 > 谁是拜登?
谁是拜登?
发表日期:2020-11-13 23:43|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谁是拜登?

谁是拜登?

美国政坛上蹦跶着三匹最知名老马,一是74岁的现总统特朗普,二是现今73岁的希拉里,第三位就是78岁的拜登。

在这三个人中间,若论家势背景,毫无疑问特朗普当属翘首,从爷爷辈开始就借着嫖赌生意发家,到了父亲辈凭借着房地产生意在美国混得了一席之地,自己更是借着父亲的扶持和自身的创业打下了一片江山,是个不折不扣的老资本家;若说到名气,希拉里比起其他两人那是不遑多让,不仅丈夫是美国的前总统克林顿,自己更是纽约州的首位女性参议员、大名鼎鼎的前国务卿,在政治人脉上也算得上是资源丰厚。

2016年大选,特朗普和希拉里两路人马扛旗厮杀,年龄略长的特朗普击败了老政客希拉里,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举夺下总统之位。此后民主党重整旗鼓,卯足了劲想在新一届的大选中重新拿回权杖,奈何党内无豪杰,78岁的老将拜登弯弓射大雕,被推出来成为跟特朗普搏斗的猛士。

谁是拜登?

拜登老矣,尚能饭否?

比起特朗普的特立独行和希拉里的干练精明,拜登看起来更像是一位邻居家早起扫地的老大爷,一头白发,笑容憨态可掬,但举手投足之间又带着自身特有的气势,平静的眼神里埋藏着鲜为人知的过去。

新秀

1952年,冷战的边缘线上美苏斗争不断。

这一切对于年仅10岁的拜登而言,都过于遥远。不久之前,在父亲老拜登的决断下,拜登一大家子人离开故乡宾夕法尼亚搬到特拉华谋生。老拜登在威明顿找了一份汽车销售的工作,和妻子芬尼根一起勉强将家庭生活维持在中产水平,过着不富裕但也不算过于贫苦的生活。

搬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里,拜登并没有感到有多开心。因为口吃的原因,他不仅饱受同学的嘲笑,也曾被老师调侃称作“拜、拜、拜登”,虽然事后母亲芬尼根亲自出马,撸起袖子冲到学校去逼着老师道歉,但这件事还是留给了他极大的阴影。

满带着苦恼,拜登垮着脸向芬尼根问道:“妈,为什么我会口吃?”

“那是因为你有太多话想说了,等长大了就好了。”

听完母亲的话,拜登并没有感到一丝愉悦,毕竟长大还过于遥远,而嘲笑却如影随行。站在镜子面前,拜登开始尝试朗诵诗歌,尽管开头磕磕绊绊,但他却将这一习惯保持到了中学毕业。到了高中时期,他已经能在班级职务的竞选中流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但这只不过是他对自己所处境况的第一次挑战。

谁是拜登?

少年拜登

从高中毕业后,拜登进入特拉华大学修读历史学和政治学。在与来自雪城大学的亨特恋爱之后,拜登很快便跟随着考入了雪城大学法律系,并与亨特结成了姻亲。在雪城大学期间,拜登只是一个吊车尾的人物,全班85人,他的成绩排76,且因为学术不端而挂过科。在博士毕业后,拜登进入了特拉华律师协会,开始从事与法律相关的事务。

经历过民权运动时代的美国年轻人,对于政治总是有一种特殊的狂热,而拜登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仅仅在自己的家乡当一个律师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

1972年,年龄还不到三十岁的拜登对外宣布将会参选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的职位。联邦参议员大概是个什么水平呢?在联邦制度下,行政、司法和立法三权分立,其中掌握立法权的议院由参议院和众议院两个机构构成,参议员的选举则是从每个州中选出两人,最后组成参议院成员。

对于一个年不过三十,政治履历还不到半页的小白而言,拜登要想一步登天搞不好还会扯到自己的胯,但美国的政治游戏说穿了就是票数游戏,只要能凑够票数,搞个总统当当都没问题。

谁是拜登?

宣布参选之后,拜登很快便露出了一个略显尴尬的微笑:自己既没钱又没人,而且还没什么名气。而他的对手,则是曾任两届州长的共和党人凯莱布·博格斯。

一个人打那肯定是打不过的,但要叫上一面包车人的话,自己的手头又比较紧。想了半天,拜登最后决定把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叫上,既能节约成本,还能给自己壮壮声势:妹妹瓦莱丽担起了竞选经理的重任,妹夫布鲁斯和弟弟詹姆斯分别负责资金的规划和开源,另一个弟弟佛兰克则负责人员管理,母亲芬尼根和妻子亨特分管后勤。

整个布局似乎会让人联想到如今的特朗普一大家子,但这一招确实有效。在学校任职的瓦莱丽和亨特的加入,带动了她们的学生成为拜登的志愿者,在街头巷尾为拜登派发传单,宣传口号。

人的问题解决了,但面对头发花白的老炮儿博格斯,应该如何去争取更多的票数呢?在这一点上拜登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好在拜登十分清楚自身的优势:他自己就是一个破落户,因此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美国的票仓在想什么,换句话说,就是“他的基本理论是博格斯先生曾受到过爱戴,但时代已经变了。人们在为一些重大问题寻求答案。”而这些重大问题中,已经让美国人感到厌烦的越南战争无疑是其中之一。

在这场竞选中,拜登开始迈出了政治站队的第一步:反对越战。

在稳固民主党基本票仓的同时,拜登开始上门挨家挨户地拜访各个社区住户,不管是共和党的还是中间派的,只要不是支持拜登的,都得跟他进行一番深入灵魂的交流,最后在反对越战的共识中面带微笑地目送他离开。

1972年11月,参议员选举落幕,拜登最终以三千余票的优势击败了博格斯。站在演讲台上意气风发的拜登,时年不过29岁,他成为了美国最年轻的参议员,等他正式宣誓的时候,刚好卡住了联邦议员的最低年龄限制,可以说得上是年少有为。站在他身旁与他共享荣耀的,是妻子亨特,以及自己的三个孩子:博、小亨特和刚满一岁不久的小女儿内奥米。

上帝似乎热衷于反转游戏,在给予了拜登巨大的喜悦之后,随之而来的大悲让这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几近崩溃。

12月18日,距离新年的到来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亨特带着她三个小孩开车前去超市采购过年装饰的用品,此时一家人仍沉浸在选举大胜的喜悦之中。在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货车迎面而来,猛烈的撞击带走了亨特和内奥米的生命,两个年龄较大的小男孩侥幸未死,但也身受重伤而入院。

这出惨剧,让拜登一家在事业上获得的狂欢戛然而止,不久前站在演讲台上挥斥方遒的拜登,在失去至亲所带来的头昏脑胀中被带向了命运的十字路口,至于接下来何去何从,他同样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答案。

第一次冲击

1972年12月,参议院民主党领袖麦斯菲尔德给在医院中照顾两个孩子的乔·拜登打了一通电话。

在听到拜登的声音后,麦斯菲尔德开门见山地问道:“乔,再过不久就要宣誓就职了,你准备好了吗?”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拜登略显失落的声音:“我觉得上帝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现在想把精力集中在照顾博和小亨特上。”

“我需要你的帮忙,就算是为了亨特,你也应该接受这个职位,她为此付出了那么大的努力,你不能自暴自弃。”

“再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吧,可以吗?麦克。”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